從以色列的成功看神木能源的發展
2019年03月26日 317 方新軍 字號
分享到:

前一段時間,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發表了一篇文章《到以色列游學,讓我深受刺激》,認真拜讀以后,我也深有感觸。以前也讀過一本名叫《創業的國度—以色列的經濟奇?!返氖欏桓鲇蔚戳肆角Ф嗄甑撓燙褡?,在經受了無數苦難的洗禮后,終于在1948年建立了以色列國。當時在選擇建國地時,他們拒絕了英國所建議的資源豐富的加拿大,而選擇去《圣經》舊約上記載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地方,而實際上只是寸草不生的沙漠地帶。但就是在那里,他們完成了很多貌似不可能的事情,創造了以色列的經濟奇跡。


_1024.jpg

以色列憑借世界一流的海水淡化和農業滴灌等技術,創造了農業神話。


以色列50%以上的國土是沙漠,這些地方的年降雨量只有2050多毫米,但它卻是歐洲的“廚房”。以色列的耕地很少,600多萬畝,大約只占國土面積的20%,但卻使840多萬國人實現了糧食的自給自足,其中水果、蔬菜和鮮花,除了滿足國內需求外還大量銷往歐洲。以色列憑借世界一流的海水淡化和農業滴灌等技術,創造了耕地農業總產值年增長率始終保持在15%的農業神話。


以色列擁有7000家初創公司(Start up Firms),美國硅谷的所有公司都在特拉維夫設有研發中心。在納斯達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除了美國、中國,排在第三就是以色列。以色列擁有比美國、歐洲還高的人均創投資本,高科技部門貢獻了以色列出口的50%、就業的10%,一個自然資源極度匱乏的國家,2017年的人均GDP超過了4萬美元,而我們最發達的上海是1.78萬美元,深圳是2.5萬美元。


周其仁在文章中說,以色列的成功有三個原因:一是信仰的力量,二是探索未知的求知思維,三是逆水求難的哲學精神。


信仰的力量,以色列孩子從五歲起就要讀兩本書,一本是《圣經》,一本是《圣經》的解釋叫《塔木德》。從小耳濡目染的熏陶,使他們從內心認為猶太民族就是上帝之子,并堅信不管千難萬險,猶太民族終將變得更加美好。


探索的思維,猶太人從小就培養孩子的質疑精神和辯論習慣。這種教育方式養成了以色列人善于思考、獨立思考的氣質,敢于懷疑現有的一切習以為常的事物,從而構建出新的體系,創造出新的事物。


逆進的精神,以色列這個國家沒有別的資源,就靠人所學的知識就可以把經濟發展的非常好。我很早前聽過一個故事,說的是我們陜西旬陽(也可以是甘肅會寧),說這個地方最大的特產就是大學生,與以色列一樣也是自然資源貧乏,當地的孩子只有依靠文化知識考上大學,才能徹底擺脫世代貧窮的詛咒。以色列母親們經常灌輸孩子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理念,猶太人智慧書《塔木德》中也記載著“天下難做的事容易做成”的名言,鼓勵每個人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去尋找新的機會。既然是人跡罕至,必然是困難重重,當然也是回報豐厚。


不管是周其仁先生的文章,還是《創業的國度》這本書,都給我們以巨大的啟發。我們神木能源發展有限公司經過了幾屆人的努力,逐漸實現了產業鏈協調發展,蘭炭、發電、電石產能得到了最大釋放,經濟效益不斷刷新歷史新高的良好局面。但現在的我們卻是走到了十字路口:蘭炭產業走向不明朗、電石面臨高耗能壓減可能、發電機組裝機能力太?。ㄏ衷諶虻幕槎際翹蘊韻螅┑紉幌盜形侍舛及讜諼頤塹拿媲?。如果繼續保持現狀不變,三年之內公司將會在各種風險中提心吊膽地度過,五年之后企業面臨關停一定會是大概率的事件。


01.png

十年前的潔能發電分公司


想一想我們神木能源的第一代創始人,他們在沙漠上建立起來一座座當年技術最先進、單座能力最大的蘭炭爐,無中生有地創造了“神木蘭炭”這一新的產品。他們提供的蘭炭帶動了電石、PVC行業的蓬勃發展,生產的煤焦油成就了榆林版的煤制油技術(中低溫煤焦油加氫生產汽柴油),并建成了當時國內最大的蘭炭荒煤氣發電裝置。他們當年這種探索精神、執著追求和不懈努力造就了我們今天的輝煌。現在歷史把接力棒交到了我們手上,能否延續和創造新的輝煌成為一個尖銳的命題。從蘭炭產業發展的政策規劃以及國家環保治理的決心意志等等跡象來看,神木蘭炭下一步極有可能整合,全市只設立五到十家蘭炭企業,單廠產能300500萬噸/年,單座蘭炭爐能力3050萬噸/年,安全設計標準更高,自動化水平更高,所使用的原料煤粒徑更小成本更低(3mm以上),含酚氨廢水處理后達到二級排放標準后再進行清水熄焦,VOCs及異臭氣味徹底消除,氨水分離罐標準化設計,產品原料封閉化存儲,廠容廠貌整體上達到現代化工廠的要求。因為只有這樣的蘭炭企業才符合國家的發展要求,才具有繼續生存與競爭的條件。


02.png

十年后的潔能發電分公司


現在的我們,必須繼承和發揚老一代神木能源人艱苦創業的精神,以敢為人先的勇氣和時不我待的擔當,攻堅克難,再續華章。我們超前規劃了500萬噸/年新型蘭炭示范性裝置;增加蘭炭氣發電100MW;完成規劃中的633MW電石爐的最后兩臺;利用電石尾氣生產榆林極為短缺而我們生產成本極低的甲醇10萬噸/年或者利用我們的煤焦油通過加氫工藝每年生產50萬噸特種油品、芳烴等,最終建成一個年產值在60億元、凈利潤在6億元以上,綠色環保、循環高效、極具現代化的煤炭加工利用示范園區。這些夢想如果真的能夠實現,神木能源將會成為神木蘭炭領域的一面旗幟,也會成為陜煤旗下企業中的佼佼者。


現在,我又重新看了周其仁先生的文章,再次打量這個在艱難困苦的風雨中飄搖了兩千多年的猶太民族,僅僅用了短短七十年時間,便無中生有在一半國土是沙漠的土地上,建設起一個躋身世界前列的現代化強國,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每每想到此處,都給人以深沉的感動和迸發的力量,讓我對神木能源的未來充滿了無限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