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記“北移精神” 不改奮斗初心
2019年04月24日 259 方新軍 字號
分享到:

提到“北移”這個詞,我不由自主聯想到了北漂。北漂是一群離開故土、渴望改變人生而在北京艱難打拼、奮斗創業的一個群體。北移則是代表一群來自陜煤的拓荒者,告別繁華都市,告別舒適家園,一路北上,義無反顧在陜北這塊人煙稀少、荒涼之地,冒風沙、戰嚴寒、斗酷暑,扎根奮斗,不斷壯大“陜煤力量”,書寫“陜煤傳奇”,彰顯“北移精神”的真實寫照。


“陜煤北移人”,是扎根陜北的“拓荒者”


我曾留心觀察過,在榆林到西安的火車、飛機、高速公路上,每時每刻都能見到陜煤人的身影,他們如同候鳥一樣,每隔兩三個月,就從神木、府谷、榆林飛向南方的家,利用寥寥數日照顧老人、探望妻兒,復又匆匆北上,投入新的戰斗。像這樣候鳥般遷移的陜煤人,在陜北約有一萬多人。


2009年初,作為陜煤“陜北二次創業”大軍中的一員,35歲的我從環境優美的漢中,以“拓荒者”的身份,來到集團公司所屬的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開啟了自己人生新的征程。在國家級工業園區錦界,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們,開始了艱難的拓荒之旅。


總記得那些年的錦界,風沙很大,冬天很冷。我們在彩板房里蹲著吃飯,晚上在辦公室里將就著休息。但那時的我們,因為有夢想,有追求,心中有對事業無限的追逐,渾身上下永遠都是使不完的力氣。


有奮斗,就會有收獲。僅僅兩年多時間,我們親手建起了國內第一套中低溫煤焦油全餾分加氫裝置。這一套工業化示范裝置在2013年獲得了中國煤炭工業科學技術二等獎,作為項目總工程師的自己,此刻的幸福感和成就感,真是難以用語言表達。


“陜煤北移人”,是敢于擔當的“奮斗者”


2015年11月,我被組織安排到神木能源發展有限公司擔任常務副總經理,主管生產和技術工作。神木能源公司是集團公司所屬神木煤化工公司與四家民營企業合作,于2009年11月成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公司擁有240萬噸蘭炭、四臺50MW蘭炭尾氣發電、28萬噸電石生產裝置,是一個典型的循環經濟產業鏈模式。


記得是2015年11月16日,我冒著瓢潑大雨,來到了神木能源公司。到了公司后,我連續多日在一線調研走訪。此刻,我的心情難以平靜。因為我發現產業鏈中關鍵的電石生產產量低、事故多、虧損大。僅2012年到2015年,產量一直徘徊在22-24萬噸之間,根本不能實現達產,每年虧損都在5000萬元以上。當時民營股東們已經絕望了,強烈要求關停電石生產線,不想再看到連年的巨額虧損。危情時刻,我主動請纓,向組織提出兼任電石分公司經理的要求。并豪情地立下“如果一年內改變不了電石生產現狀,我立馬辭職走人”的軍令狀。在人們的質疑聲中,我開始了艱難跋涉。


2016年3月,在我兼任電石分公司經理后,面對困難,我與電石廠的班子成員一道,大刀闊斧開展了一系列管理創新、技術改造。有耕耘,就會有收獲。從4月份到年底8個月時間,電石產量創下26.65萬噸的歷史新高,實現盈利800多萬元。我還清楚地記得,當電石生產提前7天完成全年任務的時候,很多員工都喜極而泣、淚眼相望。因為在成績面前,包含了他們太多的委屈和艱辛、汗水和奉獻。


記得2018年春節期間,公司電石爐一臺變壓器因為觸頭松動而導致跳停,情況十分緊急。關鍵時候,我顧不上患病的家人,帶領技術人員冒著大雪連夜晚趕往吉林長春,與供貨商討論解決問題的方案。面對我們這群如此敬業、執著的客戶,變壓器公司的領導甚為感動,他們二話沒說,立刻派出最優秀的專家與我們一起分析原因,商討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案。就這樣,原計劃三十天的檢修計劃,我們只用了九天時間,就恢復正常生產。像這樣的情況,對我來說早已是習以為常。


在陜北這塊創業的熱土上,說實在的,對于家人,我感受更多的是一種愧疚。我時常是每次休假一兩天后,就匆匆回到單位。因為我感覺自己離開了生產現場,聽不到機器巨大的轟鳴,看不見員工樸實的臉龐,心里就有一種不踏實、不真實的感覺。2017年,我們通過達產達效,使電石產量創下29.7萬噸的歷史記錄,實現盈利4900多萬元。其中33MW的密閉電石爐單爐實現年產7.4萬噸,達到國內同行先進水平。2018年,我們的電石生產繼續保持29.2萬噸的較高水平,實現盈利6500多萬元。電石生產的華麗轉身,就是我們砥礪奮進、實干擔當、勇于作為所獲得的應有回報。


“陜煤北移人”,是逆勢突圍的“奔跑者”


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在電石生產已經步入正軌的時候,我卸任了電石分公司經理。我不是因為怕苦怕累,而是因為在我們產業鏈中的發電環節上,也一直存在突出問題。我決定騰出時間和精力,去解決發電的問題。


記得2017年5月份,我兼任電廠總經理前,公司發電廠從2013年四臺機組年發電量始終沒有突破12億度,蘭炭尾氣在火炬燃燒后直接排放,浪費能源、污染環境、折損效益。特別是存在的“氨法脫硫”嚴重制約發電廠正常運行的突出問題。為了取得解決問題的第一手資料,也記不清有多少次,在脫硫設備停運后,我只身鉆進塔內,迎著刺鼻的氨味,在潮濕的塔內逐處察看,尋找發生問題的根源;也記不清多少個日日夜夜,我與技術人員一道,查閱資料、請教專家,制訂解決問題的方案;也記不清有多少次,我和工友冒著零下二十多度的刺骨寒風,一起在三十多米高的脫硫塔上檢查檢修。當腐蝕性的硫酸銨漿液濺在衣服上、濺在臉龐上時,我們全然不顧,為的就是早日解決脫硫塔的缺陷問題。


有付出就會有收獲。通過我們技術攻關,消除缺陷,減少非停,2017年發電量比2016年多了3.6億度,當年實現盈利1.52億元,2018年發電15.7億度,創下歷史最好水平。如今,我們公司也成了神木煤化工產業公司乃至集團公司特色循環經濟產業鏈的重要一環。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泵棵肯氳轎業幕鋨槊僑σ愿暗毓ぷ?,不計回報地付出,我真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和自豪。也正是因為有這樣一群“北移人”的無私奉獻,我們陜煤的事業才會枝繁葉茂,基業長青。


“陜煤北移人”,是拼搏奮進的“追夢者”


創業是艱辛的歷程,創業也是奮斗者的榮耀。2018年底,在公司股東會換屆中,作為我們陜煤股東推薦的董事,我又被民營方股東推薦為總經理。


面對人生的重大轉折,我沒有喜形于色,更多的是一種責任,一種壓力。因為經過這三年的發展,公司已經把生產的潛能挖掘到了極致。電石、蘭炭、發電三大產品的產量已經達到或者超過了設計值,速度增長型的模式已經不再適用,未來只能走質量效益型的高質量發展之路。而轉型就意味著變革,意味著陣痛。


有夢,就會有希望。踏上新征途,我也不斷地思考著。因為我明白,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敢于否定自己,勇于超越自己,拋棄榮耀、重新出發。站在新起點,我將把專業化、規范化、精細化管理作為奮斗目標,充分釋放管理的紅利,力爭使各項經營指標繼續保持行業優秀水平。面對新挑戰,我將積極探索企業的可持續發展戰略,力爭通過技術創新,采用先進的干餾技術,生產優質高爐噴吹料、優質活性炭,采用高效成分的干餾煤氣生產甲醇、LNG等,實現企業效益的最大化,實現人生價值的再一次升華。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我們這群來自陜煤的“北移者”,已經在陜北這片創業的熱土上整整打拼了十個年頭,即便再苦再累,我們艱苦奮斗的初心永遠不會改變。


我堅信,在“陜煤北移精神”的傳承與感召下,將會有更多的大企業、更多的有識之士,與我們集結在一起,并肩作戰、筑夢前行!


最后,祝愿我們陜煤這艘能源巨艦,揚帆進擊,破浪前行,從三秦走向世界?。ǖ?216期:第08版專題)